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親墨軒

毫添淡墨孤燈下,漫寫心箋冷月斜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叶一菩提  

2005-12-27 14:27:57|  分类: 奇文共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行香子 宋 苏轼

        清夜无尘,月色如银。酒斟时、须满十分。
        浮名浮利,虚苦劳神。叹隙中驹,石中火,梦中身。
        虽抱文章,开口谁亲。且陶陶、乐尽天真。
        几时归去,作个闲人。对一张琴,一壶酒,一溪云。

夜风卷杂着蔷薇的幽香,一阵轻寒中,几分清甜,几分忧伤。如银的月下,蔷薇颤颤的探头,曲径相逢,是不是又有什么故事在开始?谁在笑声里漾漾的醉,又谁在泪河里凄凉泛航?

明日的墙下,碎红满径,故事已经残褪,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。或许只有皎洁如雪的月见证了一朵花中有一个世界,见证了灵魂如何在被深深的抛出。笙歌之易散,正如繁花之易落,花之零落与人之分散,正是无常人世之必须的下场,正如柳自然绿、花自然红。

无知的人总会浸润在自己的多情里,把灵魂完全的抛弃,以至于认为自己的多情会更改亘古不变的规则。人耽溺了自己的多情,而忽略了无情的时间正在冷眼相看。

世事短如春梦,幸遇三杯酒好。端起杯,凄蓝的苍穹,星子疏朗,空阔而又神秘,一钩弯月就象一线隐约的笑,亏了又盈,盈了又亏。

哪里是永昼,哪里是永夜?哪里是步履,哪里是终程?

而明日,明日就暂且拾得轻舟一叶,去探一探山水有情。

花满渚,酒满瓯,江海寄余生,波中得自由。水上无路,水上处处是路,摇出两岸猿声,摇进深潭碧色,杨柳堤岸数声啁啾。暮春的风送来几丝清凉,花逐清波,而溪里的云正从此有了几分冷香。伏身掬水浣面,水里的眸子静静的注视,清冽透明,不再说破什么,光华渐去,衣袂处却已有了一股水香……

听倦了水声,自有山径上的针叶,一岁一岁的等候。

一匹瘦马,一条微雨润湿的青石路,山间的清凉逼走五内的浊气,遥远的往事,已在那年那月遗落,被针叶一层一层的伏埋。种几竿修竹,开一敞小轩窗,芭蕉是不必了,何须惹那无端闲愁,且让鸥鹭栖息在帘子上,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,那是洪荒世纪的景。起身接一杯雨水,煎茶。一杯清闲处,操一弦无调的曲……

没有往事,没有记忆,只有一竿身一叶舟,一张琴一卷书……

不会再终日倚栏,听着夜蛩平平仄仄,一句三叠。不求明镜无影的永恒,不求惹满尘埃的爱,这两者永无和谐的可能。且让今夜,端一壶酒,饮尽残月孤星的最后一点凄凉,管它明日满地落红,浓浓烟霭。

故事什么时候开始,又何时碎玉满地,人儿什么时候该来,小径又何时长满青苔,这一些蔷薇花心底明白。

三界无法,何处求心?白云为盖,流泉作琴。人生的轨迹,菩提叶上的曲曲叶脉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1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